自相矛盾的叛国者比利时的争议人物-莱昂·德格雷勒

战争时期有多少壮烈的英雄,也同样会有卑劣的叛国者,这是一种人类历史上的不变定律。比如说苏联的弗拉索夫,他曾是莫斯科战役的英雄,但被俘后却迅速成为了最可耻的叛徒。然而,没有一个叛国者能和比利时的莱昂·德格雷勒那样富有争议,在民族矛盾较为严重的比利时,他被比利时的瓦隆人所尊重,但也被比利时的弗拉芒人所憎恨,在战争爆发前他为阻止战争而四处奔走,法国战役后他拒绝和德国人合作,却又在苏德战争前转而以士兵身份加入了德军作战,比利时政府则在战后判他终生不能返回比利时。

莱昂·德格雷勒出生于1906年6月15日的阿登地区的永布镇,父亲是法国移民,而母亲则是比利时的瓦隆人。莱昂·德格雷勒自小聪慧无比,素有“天才”和“神童”的称号,并在1920年考入了天主教鲁汶大学攻读法律学。他的成就是非凡的,他在20岁时已经出版了五本书籍,24岁以法学博士毕业,并开办了属于他自己的出版社,发行属于他自己的新闻周刊。

莱昂·德格雷勒的这个成就即便是现代也是难以复刻的,这足以让他功成名就。正常人或许会就此止步,但在当年风起云涌的欧洲,莱昂·德格雷勒选择了很多志向远大者都会选择的道路——参与政治,以期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

莱昂·德格雷勒之所以要这样并不是仓促做了决定,而是因为他对比利时糟糕的政治环境已经失去了信心,他希望能够建立一个为民谋利的政府,并因此加入了比利时的天主教党,还成为了该党派的领导人之一。

然而,莱昂·德格雷勒很快又退出了天主教党,他发现这个党派虽然强势,但却充斥着党同伐异的不良风气,根本没人想要在乎比利时的人民。另外,他发现比利时的民族分裂已经日渐严重,瓦隆人和弗拉芒人的矛盾已经成了一种不可忽视的矛盾了。

莱昂·德格雷勒试图缓和这种矛盾,因此他成立了自己的雷克斯运动党,希望能够建立一个类似纳粹德国或是意大利那样的法西斯国家,以此解决比利时的国内矛盾。

这里需要额外说一下,虽然现代很多人会觉得不可思议,但对于上世纪三十年代而言,法西斯主义被诸多国家的政治家和人民认同,将其鼓吹为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英国、法国、挪威、瑞典、甚至是大洋彼岸的美国和加拿大均有法西斯政党。因此,在当年的环境下,莱昂·德格雷勒的做法并不让人感到奇怪,或者说他作为一个思想较为激进的政治家,不试图这样做才真的奇怪。

然而,莱昂·德格雷勒是矛盾的,他的党派本就是法西斯主义,那么按道理他应该亲近纳粹德国才对。可在在战争爆发前,莱昂·德格雷勒几乎跑遍了欧美的主要强国,甚至得到了墨索里尼、希特勒和丘吉尔的接见,但他说的都是希望各国不要爆发战争,而非是希望要和什么人结盟。

在1939年9月波兰战役爆发时,莱昂·德格雷勒并没有鼓吹和纳粹德国结盟,反而是主张比利时宣称永久中立,不要贸然卷入这场战争之中,更希望比利时能成为德法之间的缓冲带而避免世界大战的爆发。

毫无疑问,莱昂·德格雷勒的做法是两面不讨好,莱昂·德格雷勒的政敌在1940年的法国战役爆发时将他逮捕入狱,他本人不仅被政敌严刑拷打,甚至差点就被以通敌罪给处死了。纳粹德国赢得了法国战役,占领了比利时、荷兰、法国之后,莱昂·德格雷勒又被德国人从监狱里放了出来。

德国人希望能够和他取得合作,毕竟他之前是亲近纳粹德国的比利时政治领袖,而莱昂·德格雷勒则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德国人的合作请求。

这真是一种讽刺的事情,因为被说成通敌的莱昂·德格雷勒并没有和德国人合作,那些战前赌咒发誓要为比利时流干血的人却先摇身一变成了纳粹德国的鹰犬。如果莱昂·德格雷勒一直保持这种不合作态度,那么他可能会成为战后的比利时英雄,可令人费解的事情立刻就出现了,在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前,他向纳粹德国提出可以组建一个瓦隆人志愿者组成的步兵营参加战斗,而他本人也将以士兵的身份加入。

就这样,德国陆军第477步兵团多了一个莱昂·德格雷勒,同年11月他又被调往了比利时志愿者组成的第373步兵营担任下级军官。在此后的时间里,莱昂·德格雷勒都以一名基层军官的身份作战,1942年初才升任为少尉军官,同年又转入了由第373步兵营扩编来的党卫军“瓦隆人掷弹兵旅”担任军械官。

可以说,莱昂·德格雷勒一直都是以普通军人的身份战斗,直至战争末期他才升任为党卫军中校,担任了党卫军第28瓦隆人掷弹兵师的师长。

可以说,作为一名德国所看重的叛国者,莱昂·德格雷勒的地位一直都不高,但他的人望却高得离谱,在1945年1月底他曾返回了比利时的布鲁塞尔,一万多名比利时人将他当做英雄欢迎,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比利时人饱受纳粹德国的压迫,而盟军在两个月前就攻入比利时境内了。

没人能理解莱昂·德格雷勒为何被当作英雄,就如同没人理解他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态度和德国合作一样。

关于这一点,后世有许多推测,其中一个说法是因为瓦隆人和弗拉芒人的民族矛盾问题。瓦隆人生活在比利时南部,母语为法语且生活习惯也接近法国人,而弗拉芒人生活在比利时南部,与德国人同属条顿人且生活习惯更为接近。

在纳粹德国眼里,弗拉芒人被视为是德国人同族异国的兄弟而颇受照顾,瓦隆人则被视为是法国人的族亲而受到歧视。在当时的比利时,瓦隆人受到了许多打压,而弗拉芒人则受到了更多的照顾。

与此同时,代表弗拉芒人与纳粹德国合作的斯塔夫·德克莱尔虽然曾是莱昂·德格雷勒的亲密战友,现在也在德国人的扶持下担任了比利时首相,但莱昂·德格雷勒很担心德国会不会在日后对瓦隆人下刀子。

故此,莱昂·德格雷勒希望为瓦隆人找到一条生存之道,他早年拒绝了德国人扶持他做比利时首相,因为他担心这样会成为德国人的傀儡。而他在日后的转变和所作所为则是希望能够效仿芬兰的做法,用实力证明自己的价值,从而成为德国最有价值的盟友。

后世的我们无从得知莱昂·德格雷勒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而这样做,也不知道他这效仿芬兰的策略是否真的合理。因为这完全是个矛盾的做法,他完全可以带领瓦隆人暗中反对纳粹德国,成为抵抗组织的领袖并成为反法西斯阵营中受人尊敬和爱戴的领袖。

但如果说他贪恋权势,是个虚伪做作的小人,那似乎也不正确,因为如果他是这样的人,那他根本没必要拒绝德国人的扶持,更没必要以士兵的身份参加德军。

我们实在无从判断莱昂·德格雷勒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个矛盾的集合体,但我们仍旧可以说他的选择是错误的,因为他的做法是将他的民族绑在了德国人的战车上,然后将无数同胞带向了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死亡之路。

他终究是个叛国者,至多是个因为目光狭隘而选错了路的叛国者。只不过他这个叛国者比较特殊,选择亲自上前线作战而已。可说到底,他仍旧是个叛国者,一个无可救药的叛国者。

莱昂·德格雷勒,比利时的叛国者,一部分比利时激进主义者的心里的“英雄”,时至今日在比利时的民族矛盾中,还有一些瓦隆人将莱昂·德格雷勒视为他们的精神领袖。也许,莱昂·德格雷勒是那个民族矛盾严重,国家、社会撕裂的欧洲社会的缩影,也许他只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战后,比利时政府宣布莱昂·德格雷勒有罪,因为他逃亡到了西班牙,所以比利时政府只能宣判他永远也不能回到比利时,或许这已经是对莱昂·德格雷勒最大的惩罚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欧盟经济和财政部长会议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

7月12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克罗地亚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兹德拉夫科·马里奇(前)出席欧盟经济和财政部长会议。

7月12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事务的委员保罗·真蒂洛尼出席欧盟经济和财政部长会议。

7月12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克罗地亚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兹德拉夫科·马里奇(中)出席欧盟经济和财政部长会议。

7月12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爱尔兰财长多诺霍出席欧盟经济和财政部长会议。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闽)字第01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

【女足欧洲杯】法国小胜10人比利时 锁定小组第一

开场后不久,冰岛就借助大力界外球创造的机会打破僵局,随后意大利占据主动,并在下半场扳平比分。两队前两轮均未取胜,末轮还需要继续抢分。

法国再迎完美开局,随后比利时通过前场精妙配合扳平,法国在半场结束前借角球再次超出。下半场比利时蒂西亚克送点并染红,但勒纳尔罚丢点球。

替补出场的小将蒂西亚克手球,领到第二张黄牌被罚下,勒纳尔的点球被埃弗拉尔扑出,比利时门将已经连续两轮扑出点球!

法国锁定小组头名,成为首支确定小组第一的球队。末轮迎战次名冰岛,不排除轮换的可能。比利时和意大利末轮将直接交手,其中意大利必须取胜才可能晋级,还要看冰岛的脸色。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比利时驻华大使馆推销啤酒时夹带私货结果评论区成了大型翻车现场

6月10日,比利时驻华大使馆你推销本国啤酒就推广啤酒,非得扯上你们西方人的“政治正确”,将正常商业推广带上政治色彩,不翻车就有鬼了。中国人这么好忽悠的吗?评论区沦为大型翻车现场也是你们活该。

再给大家科普一个历史知识。比利时大使馆所说的哥萨克英雄塔拉斯·布尔巴是俄国批判主义作家尼古拉·果戈里创作的中篇小说《塔拉斯·布尔巴》里的主人公,该小说收录在小说集《米尔戈罗德》中,也就是说这个比利时大使馆口中哥萨克英雄是虚构的人物。小说描述了一名名叫塔拉斯·布尔巴的老扎波罗热哥萨克,和他的两个儿子参加了17世纪上半叶的扎波罗热哥萨克抗击波兰贵族的起义的故事。

扎菠萝热哥萨克首领塔拉斯·布尔巴的两个儿子奥斯塔普和安德烈从基辅神学学校回家。第二天,具有尚武精神的父亲就把他们带到扎菠萝热接受军事训练。途中介绍了两个儿子不同的性格:奥斯塔普严肃英勇,安德烈温柔好幻想,并且已经爱上了一个谜人的波兰姑娘。

塔拉斯·布尔巴不顾反对,动员哥萨克反抗波兰贵族的压迫。与此同时,波兰人把哥萨克统帅所辖领土洗劫一空并与犹太人一起欺压信奉东正教的哥萨克。消息传来,整个扎菠萝热被激怒了,他们围住了杜布诺城。塔拉斯·布尔巴的小儿子安德烈为了救出被困城中的恋人而背叛了同胞。塔拉斯·布尔巴闻讯怒火中烧,在战斗中亲手诱杀了小儿子。之后由于哥萨克兵分两路,塔拉斯·布尔巴虽浴血奋战,大儿子奥斯塔普却不幸被俘。多方营救未果,奥斯塔普被处决。最后塔拉斯·布尔巴向波兰人光荣复仇。小说最终以主人公悲壮地牺牲而结束。

而线年遭到波兰贵族尼古拉·波托茨基残酷的哥萨克起义。事实上,在此之前,哥萨克从1591年至1638年组织过五次大规模起义,以反抗波兰统治者的经济压迫(重税)和宗教排挤(强制东正教徒信天主教),哥萨克虽斗争不断、英勇悲壮,但都失败了。这部小说在2009年时被俄罗斯拍成了同名电影《塔拉斯·布尔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来看看。

事实上,扎波罗热哥萨克无论是宗教信仰,还是民族成分都跟现今西边利沃夫来的乌克兰纳粹没有半毛钱关系,反而是被利沃夫这些纳粹的祖先压迫的人。可见比利时大使馆账号的使用者要么对历史一无所知,要么就是故意偷换概念,向中国网民灌输错误信息,这便是我们常常所说的非蠢即坏的人。

你看看,一场俄乌冲突暴露多少非蠢即坏,其实简体中文网络上的非蠢即坏也很多。大家有没有发现,简中十常侍及其信徒与果粉高度重合。乌军也常常有国军在解放战争中的既视感,比如抓壮丁。

连常凯申的个人稿费都敢乱编,这是堪比“日本夏令营”和“青岛下水道”的存在呀。

连常凯申都看不上的文丐胡适都有人吹捧?真是奇观,胡适虽然是新文化运动的领军人物,但是熟知那段历史的人基本都知道,此人是典型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堪称中国公知的鼻祖。这个亲日亲美者,在抗日战争中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投降派,多次鼓吹对日不抵抗,不对日本侵略者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