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足球流氓联合阿根廷给英球迷下死亡通牒

有一种人,他们平日里坐写字楼或是搬砖,下班一身臭汗挤地铁, 喜欢边喝啤酒边抠脚,被人骂时要么瞬间认怂,要么不争个你死我活不方休,有着令人过目即忘的路人甲式气质然而每到足球赛事,他们立马变身高谈阔论的智者,一言不合就要打架,幻想驰骋在绿茵场上的球星们都是为他们卖命的孙子,无视一脸“玛德制杖.jpg”的旁人。

原来的剧本是这样的:英国足球流氓碾压其他野鸡足球流氓,尽情释放着荷尔蒙,享受着全世界的骂名~

可是万万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之前名不见经传的俄罗斯足球流氓异军突起,穷追不舍地花式吊打英国足球流氓↓↓

“俄罗斯和英格兰球迷打架这事吧挺不好的,其实我也不知道200个俄罗斯人是咋把几千个英国人揍得那么惨的”

原来,跟英国那些花拳绣腿只会酒后闹事的彩笔流氓比起来,俄罗斯的足球流氓完全就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

在欧洲杯上一打成名的是俄罗斯专业足球流氓组织OrelButchers,里面都是一群可以和职业拳击手较量一番的狠角色。他们有组织、有纪律、有统一的衣服、暗号、乃至武器。。。

好玩啊教那群娘炮做人啊把足球流氓鼻祖打趴下就是很爽啊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足球流氓界的老大啊!

经此一役,英国足球流氓日渐式微,屈辱地退居二线,俄罗斯人轻松上位,成为新一代足球流氓中的翘楚。

然而欧洲杯结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没有舞台让俄罗斯足球流氓们施展魅力,甚至还被英国足球流氓隔空喊线年世界杯我们要复仇!”

好吧,眼看6月份的世界杯将近,俄罗斯足球流氓也紧锣密鼓地准备起了给英国球迷的欢(死)迎(亡)仪(通)式(牒)。

在俄罗斯版的“脸书”VK(上,他们欢聚一堂,组成小组“Russian Hooligans”(俄罗斯流氓),把对英国足球流氓的仇恨扩散到了整个英国球迷群体里,在里面各种发威胁英国球迷的图↓↓

“好啊,你们想要一场战争,成全你们。战斗的基因流淌在我们血液中。这个六月,我们要做的,可不只是给球队唱唱歌。”

只打嘴炮可不是战斗民族的作风,事实上,他们线月份的世界级群架做提升战斗力的准备,揍人已经对提升技术无太大帮助了,是真·足球流氓就揍个熊↓↓

今年1月底,来自俄罗斯的“Ultra”足球流氓组织派了10名代表,不惜飞行8000英里,飞到了阿根廷首度布宜诺斯艾利斯和阿根廷弟兄们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

苏格拉底or鲁迅or杨天宝女士曾经说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就这样, 俄罗斯与阿根廷双方愉快地达成结盟,俄罗斯方面表示:

在这危急时刻,一名俄罗斯议员伊戈尔·列别捷夫(Igor Lebedev)提出建议:

“他们想打,我们也拉不住啊!不如,直接在球场里设置个打斗场,让他们进去打个痛快好啦,这样也就不会打到花花草草打到小朋友啦~”

把英格兰分到世界杯下半区,阿根廷与俄罗斯队分到上半区,也就是说,除非英格兰队能进决赛,才有可能和俄罗斯或是阿根廷队正面交锋。

另外,英格兰队的大本营在圣彼得堡,阿根廷队大本营在莫斯科,两地相距 700 公里,双方球迷碰面的机会。。。似乎也不是很大?

不过这些不痛不痒的阻碍在俄罗斯足球流氓眼里根本不是事儿,他们正在与阿根廷足球流氓制作一项计划,内容便是引诱英国球迷们前往莫斯科附近一个叫做Reutov的小镇上,然后,大开杀戒。。。

这一连串令人闻风丧胆的威胁涌过来,英国全国警察总监委员会的副总警监Mark Roberts不得不忧心忡忡地提醒同胞们:看球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啊!

“回头想想欧洲杯上发生的惨剧吧,俄罗斯极端球迷们故意制造混乱,制造件。。。所以这次世界杯上更是危机四伏!”

“去油管上看看那些俄罗斯足球流氓的视频,他们以一种极端暴力的形式在训练。。。”

事实上,从英国人递交俄罗斯签证的情况来看,英国球迷们此刻的心情已经同Mark Roberts不谋而合:

——原本民调时有2万左右英国人表示要去俄罗斯看世界杯,但距离世界杯开幕只有两个月不到了,俄罗斯外交部门收到的来自英国的签证申请只有1万份左右~

“真是不知道你们在慌什么,现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特工们已经为了世界杯而全面介入严格审查我们俄罗斯球迷了好伐~”

“他们现在都没在管什么外国间谍了哦,一心服从政府指令在管制足球流氓了哦~”

对了,说到外国间谍,最近前俄罗斯间谍在英国街头被毒死、其女儿被秘密安置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具体可以戳今天的2条追剧),俄罗斯人与英国人之间的仇恨也随之进一步升级。。。

好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还有英国朋友胆敢前去俄罗斯观看世界杯,请敬他是条汉子。。

扒一扒俄罗斯足球流氓的前世今生(上)

前一段时间的欧洲杯,俄罗斯足球流氓以250人vs1000人的傲人成绩,击溃了长期以来足球流氓界的老掌门英国人。并且从法国南部的马塞一路追击英国人到北部的里尔,上演一次真实的“千里大逃杀”,横亘法国全境!很多人,尤其是非球迷朋友无不震惊,难道俄罗斯果然是战斗民族,连足球流氓这种事儿都是一出手就灭了老掌门?

其实,俄罗斯的足球流氓,说新不新,说老还真不老。与老牌英国足球流氓相比,俄罗斯的足球流氓,起源于上个世纪90年代,也就是苏联解体。

苏联解体之前,俄罗斯可以说不存在足球流氓。即使在80年,英国足球流氓的“鼎盛”时期,苏联已经岌岌可危的时候,俄罗斯足球流氓在集权苏联的高压之下,也只不过是蠢蠢欲动的小baby罢了。

但是,随着1991年苏联解体,苏维埃足球顶级联赛也被俄超代替。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前苏联地区的动荡让俄罗斯足球流氓进入了急速成长期。就像玄幻小说里刚进山门的小道童崇拜大师兄一样崇拜、学习着英国的老牌足球流氓。

在此次马塞骚乱后,声称要歼灭英国足球流氓的“斯巴达克角斗士”极端球迷组织,就成立于1996年。

据叨比君了解,俄罗斯足球流氓修炼下山的第一站,是1994年5月7日,外高加索斯巴达克队与莫斯科队比赛,几百名军人球迷冲破警察防守,混战莫斯科球迷。

1999年萨土蓝队与莫斯科队比赛,球迷冲击警察400人受伤、350个座椅被损坏

这期间,俄罗斯的足球流氓,还比较“规矩”。基本上主要就是骂大街,丢东西,点火打架对峙警察,对以后来说,真的算是安善良民。

但是,2000年 揭开了俄罗斯足球流氓的新篇章,一是打出人命,二是打出过门。这一年俄罗斯国内至少发生了5次以上的球场骚乱。

2000年4月高射炮队对战迪纳摩队,彼得堡大战莫斯科,一名15岁少年死亡

同期泽尼特对战迪纳摩队,彼得堡再战莫斯科,两名泽尼特队球迷在骚乱中遇难,一人被枪打死,另一人被迪纳摩球迷活活打死。

2002年俄罗斯队以0-1负于日本队引发了莫斯科的球迷暴力活动,导致一名男子被杀害,莫斯科市内的多处地方都出现骚乱。

00年到10年,是俄罗斯足球流氓关键的第二个10年,也是俄罗斯足球流氓反超前辈的10年。俄罗斯足球流氓开始走出国门与各路前辈交手。像英国足球流氓当年被称为英国的灾难。俄罗斯足球流氓也被俄媒称为俄罗斯的毒瘤!

第二个10年,只是俄罗斯足球流氓的磨砺阶段。进入第三个10年才是俄罗斯足球流氓制霸铃兰,哦不对是制霸流氓界的征战开始。因为骚乱而闹出人命,已经无法满足俄罗斯的足球流氓了。规模化、国际化、组织化才是他们的需求,同时作为战斗民族的女性也走上了流氓的舞台。

2010年俄罗斯球迷群殴,一名球迷被枪击死亡,结果法官徇私枉法,后来变成了数万人的种族骚乱事件。这就是著名的俄罗斯马涅什广场球迷骚乱事件。

2012年,成为俄罗斯球迷的里程碑。2011年到2012年两年,因为足球流氓导致停赛的,就有9次。其中最重要的有两件事

一是欧洲杯期间,2万俄罗斯球迷涌入华沙,偏偏这一天还是俄罗斯国庆日,偏偏这2万人有一万人没有票!俄罗斯球迷一兴奋,就跟波兰人干了起来,震惊世界!俄罗斯足球流氓真正为世人所瞩目。

第二件,同年底,迪纳摩和泽尼特在希姆基体育场,一名年轻的神投手姑娘,一枚爆竹废掉了迪那摩队守门员安东·舒宁的眼角膜!手段之残忍,再次震惊了俄罗斯国内。

而之所以叨比君给了个恶魔化的评语,还不仅仅是这些。而是在这期间,俄罗斯足球流氓开始出现种族歧视、纳粹崇拜等问题。

2013斯巴达对战辛尼克,俄罗斯足球流氓看台上点燃了火焰,手持持纳粹党旗,上面赤裸裸的印着纳粹符号“卐”,并行纳粹礼。而站在场边对黑人球员唱种族歧视歌,在如此文明的现代,更是让俄罗斯足球流氓受到了世人瞩目。

你看,俄罗斯足球流氓从出生到成长,从成长到壮大。其实他的发展是有迹可循的。

而从这个轨迹中如果我们深挖一下的话,我们就能发现俄罗斯足球流氓为什么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下一期我们就来深扒一下,这些幕后的东西。军队、黑帮、政党、民族这锅俄罗斯大乱炖~

叨比叨星人,追求用有深度的思维解决生活中的小问题。思维方式可以相同,解决办法却各有不同。

特约:比黑社会还凶悍!俄罗斯“足球流氓”战斗力惊人!

俄罗斯世界杯愈发临近,意味着光荣与梦想的圣剑将要划过这片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度,在东道主打响与沙特的揭幕战之前,他们在国际足联的排名只能位居第70位,意味着在参赛的32强之中,俄罗斯的实力垫底,事实上热身赛连续6场不胜的尴尬也正反映了东道主的残弱。

许多专业人士都认为俄罗斯会步入2010年东道主南非小组赛惨遭淘汰的后尘,但是球队主教练,也是前苏联和俄罗斯的传奇门将切尔切索夫坚信自己的球队会进入半决赛。

世人或许对天方夜谭的俄罗斯人嗤之以鼻,但是不得不畏惧他们的“战斗力”!没错,就是我们常常称之为“足球流氓”的俄罗斯球迷,三分天下有其二,就连曾经这个领域的“佼佼者”英国足球流氓都被降服成“娘炮”。

两年前的欧洲杯俄罗斯和欧洲杯的平局还历历在目,戴尔的任意球先拔头筹,补时阶段别列祖斯基完成绝平,俄罗斯力挽狂澜之前,看台上的俄罗斯足球流氓已经放起了照明弹,点起了烟火。当这粒进球让俄罗斯起死回生之时,原本宣泄的俄罗斯球迷又肆意地叫嚣,一击照明弹投射到英国球迷看台。

比赛结束之时,双方已经在场地扭打起来。浪漫的法兰西一下子成了肮脏的斗兽场,一发不可收拾。

从马赛的大街延续到里尔的小巷,200人的俄罗斯方阵将2000人的英国流氓团体打得落花流水,就连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新闻发布会都在调侃这一事件。

甚至我们很难揣测在社交媒体一向喜欢推波助澜的普京是在疑惑,还是在讥讽,或者还是在蔑视?但是足球流氓的祖师爷在异国他乡被俄罗斯足球流氓打得尿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拥有丰富转播和评论经验的爱尔兰广播电视总台的足球专家埃蒙-敦菲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公然表态”他不想去俄罗斯“,他谈及到俄罗斯足球流氓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其实,两个月前的欧冠决赛,俄罗斯足球流氓已经突袭过利物浦球迷,对于他们而言,更像是一次世界杯前“热身”运动。

相对于上个世界60年代就活跃的英国足球流氓,“出道”晚十多年之久的俄罗斯流氓成为当之无愧的后起之秀,青出于蓝而甚于蓝,至少两年前的欧洲杯俄罗斯足球流氓已经向世界野蛮地展示过他们的肌肉和拳头!

最早记载俄罗斯流氓事件的是在1972年,当时还被称为苏联,斯巴达克球迷身着统一的足球帽和足球衫,喊着令人蛊惑的口号,骤然沸腾的看台吸引了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也吸纳了竞相模仿和追逐的人群。

80年代他们已经发展到街头和军警公然对峙和嚣张挑衅,90年代苏联解体,足球流氓的滋生趋势也偃旗息鼓,但是另一方面动荡局势之下的前苏联也开始称为黑帮的摇篮,其中有很多足球流氓“被迫”加入黑帮社团,之后,这些社团也成为输送足球流氓的重要渠道。

虽然从前苏联一直到俄罗斯政府都在致力管理球场安全,打击足球流氓,但是显然效果并不明显,甚至在2001年就有报道揭露,俄罗斯自由,就给足球流氓提供路费、门票甚至其他旅行的费用,并且直接或间接对足球俱乐部注资。

长期内战的前苏联(俄罗斯)局势动荡不安,激进的政府政策又在无意间煽风点火,助长了足球流氓的蔓延,他们以足球信仰的名义去行暴力犯罪之事,并且慢慢地每一家俱乐部都有一个流氓团体,足球这项力与美的竞技运动被蒙羞,被亵渎,当然对于“流氓”而言,这就是他们的信仰,或许我们很多国内球迷看过英国的一部电影《足球流氓》,他们也为胜利欢呼,也为失利发泄,但是更多的是他们的极端偏爱,导致长期徘徊在犯罪的边缘,并且乐此不疲。

追根溯源,俄罗斯足球流氓文化源自英国足球流氓文化的引导,并且俄罗斯人对此直言不讳,他们反而有种后来居上的骄傲感,两年前的欧洲杯期间,30多英国人被他们的拳头直接送进医院。

或许,我们总会诧异他们的战斗力为何如此之强?抛开足球的层面,俄罗斯人秉承斯拉夫人的战斗属性,身高马大已经是一副天然的铠甲,俄罗斯的泠冽气候世人皆知,但是街头冷水冲凉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了。

当然,还有很多听起来毛骨悚然的新闻,比如地铁跑酷,比如手雷炸鱼,比如只手悬吊高楼,比如以养熊为乐,他们的血液中流淌着伏特加,“亢奋”,“疯狂”,“沉醉”都是一系列副作用,俄罗斯足球流氓的基因也是一脉相承。

谈及“战斗民族”最早出现在我们看过的动漫片《七龙珠》中的超级赛亚人,他们性格暴躁,生性好战,而现实中,俄罗斯人体格和灵魂上就是“战斗民族”的标配,身处高寒地带的俄罗斯人嗜酒如命,又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势。

英国足球流氓的闭门羹并不是偶然,相对于他们一身横肉,俄罗斯人的肌肉精悍,身材魁梧,战斗统一,步调一致,他们更像在行军打仗,即使劣迹斑斑,他们从未退出历史,有足球的地方就有他们的江湖,只是他们更加系统,更加专业,媒体口诛笔伐的“流氓运动”,对于他们而言则是不能自拔的情怀。

他们在树林约战,他们在郊区实战,一身腱子肉之外还要有足够强的抗击打力,如此“流氓”必然让人闻风丧胆,甚至为了世界杯,他们除了“热身”,还要遴选优质代表,确保以一敌十,不同背景,不同职业的他们勤加练习,不仅不抽烟。

甚至可以拒绝酗酒,“足球流氓”就是他们心中的“圣战”,可以隐忍一切,也可以抛弃一切,因为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什么比世界杯更可以激发他们的潜能,世界杯就是他们的暴力盛宴。

英国BBC曾经拍摄了一部《俄罗斯流氓大军》的纪录片,除了介绍俄罗斯足球流氓的发展,更是投射了当下俄罗斯少年对“足球流氓”的崇拜。其实俄罗斯足球流氓文化何止延伸到孩子,甚至女性都在辐射之内。

一个名为“斯拉夫女人“的帮派团伙的头目维托利亚表示:“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女性主导的黑帮,我们是首创者。我是在极端主义团伙中出道的,后来决定组织一个女性阵营。对我来说,黑帮不是男人的专利,女人也能做到。”,她们可以在街头文艺涂鸦,可以在现场爆粗辱骂,当然也可以在树林和野地里锤炼自己的肌肉和拳头,类似的团伙还有“钢铁魔鬼”。

写到这里不禁想起了普京的一句名言“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如此一看,这些有实力的挑衅又引导了更大的战场!

在俄罗斯足球流氓的战斗思维里可没有“强不犯弱”和““众不暴寡”这两项,何况他们经常落单也不怂。如今,各个俄罗斯足球流氓团伙已经摩拳擦掌,他们要迎战自己的“节日”。

他们已经警告英格兰球迷,“要向老鼠一样安静”,英俄两国球迷的过节发生于2016年欧洲杯。2012年欧洲杯他们就大规模的冲突过,1998年两国球迷也正面较量过,新仇旧恨一起算,何况这一次俄罗斯还是“强龙“加地头蛇”的双料身份。

俄罗斯很早就出台了制裁足球流氓的法律文件和条例,事实上由于错综复杂的关系,收效甚微。有人说这是外交政策的翻版,有人说这是政治斗争的内战,但是届时将有150万人涌进的世界杯,俄罗斯政府不能将足球流氓铲除,但是势必要有一系列甚于往届的安保和防护措施。

截止目前为止,已经有191名俄罗斯球迷没有能通过审查,但是这个庞大的多民族国家总是会随时随地制造混乱。“俄罗斯警察大战俄罗斯足球流氓”的头条似乎避免不了,两年前俄罗斯足球流氓在马赛街头唱起《喀秋莎》,这一次他们的拳头似乎又开始预热了“战斗”旋律。

今年俄罗斯世界杯还会见证各路诸侯,群雄逐鹿的雄姿英发,也会有训练有素的足球流氓,闻风而动,招摇过市,普京说“没有机会,是弱者最好的借词”,我们拭目以待,是俄罗斯足球没有机会,还是足球流氓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