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驻华大使馆推销啤酒时夹带私货结果评论区成了大型翻车现场

6月10日,比利时驻华大使馆你推销本国啤酒就推广啤酒,非得扯上你们西方人的“政治正确”,将正常商业推广带上政治色彩,不翻车就有鬼了。中国人这么好忽悠的吗?评论区沦为大型翻车现场也是你们活该。

再给大家科普一个历史知识。比利时大使馆所说的哥萨克英雄塔拉斯·布尔巴是俄国批判主义作家尼古拉·果戈里创作的中篇小说《塔拉斯·布尔巴》里的主人公,该小说收录在小说集《米尔戈罗德》中,也就是说这个比利时大使馆口中哥萨克英雄是虚构的人物。小说描述了一名名叫塔拉斯·布尔巴的老扎波罗热哥萨克,和他的两个儿子参加了17世纪上半叶的扎波罗热哥萨克抗击波兰贵族的起义的故事。

扎菠萝热哥萨克首领塔拉斯·布尔巴的两个儿子奥斯塔普和安德烈从基辅神学学校回家。第二天,具有尚武精神的父亲就把他们带到扎菠萝热接受军事训练。途中介绍了两个儿子不同的性格:奥斯塔普严肃英勇,安德烈温柔好幻想,并且已经爱上了一个谜人的波兰姑娘。

塔拉斯·布尔巴不顾反对,动员哥萨克反抗波兰贵族的压迫。与此同时,波兰人把哥萨克统帅所辖领土洗劫一空并与犹太人一起欺压信奉东正教的哥萨克。消息传来,整个扎菠萝热被激怒了,他们围住了杜布诺城。塔拉斯·布尔巴的小儿子安德烈为了救出被困城中的恋人而背叛了同胞。塔拉斯·布尔巴闻讯怒火中烧,在战斗中亲手诱杀了小儿子。之后由于哥萨克兵分两路,塔拉斯·布尔巴虽浴血奋战,大儿子奥斯塔普却不幸被俘。多方营救未果,奥斯塔普被处决。最后塔拉斯·布尔巴向波兰人光荣复仇。小说最终以主人公悲壮地牺牲而结束。

而线年遭到波兰贵族尼古拉·波托茨基残酷的哥萨克起义。事实上,在此之前,哥萨克从1591年至1638年组织过五次大规模起义,以反抗波兰统治者的经济压迫(重税)和宗教排挤(强制东正教徒信天主教),哥萨克虽斗争不断、英勇悲壮,但都失败了。这部小说在2009年时被俄罗斯拍成了同名电影《塔拉斯·布尔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来看看。

事实上,扎波罗热哥萨克无论是宗教信仰,还是民族成分都跟现今西边利沃夫来的乌克兰纳粹没有半毛钱关系,反而是被利沃夫这些纳粹的祖先压迫的人。可见比利时大使馆账号的使用者要么对历史一无所知,要么就是故意偷换概念,向中国网民灌输错误信息,这便是我们常常所说的非蠢即坏的人。

你看看,一场俄乌冲突暴露多少非蠢即坏,其实简体中文网络上的非蠢即坏也很多。大家有没有发现,简中十常侍及其信徒与果粉高度重合。乌军也常常有国军在解放战争中的既视感,比如抓壮丁。

连常凯申的个人稿费都敢乱编,这是堪比“日本夏令营”和“青岛下水道”的存在呀。

连常凯申都看不上的文丐胡适都有人吹捧?真是奇观,胡适虽然是新文化运动的领军人物,但是熟知那段历史的人基本都知道,此人是典型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堪称中国公知的鼻祖。这个亲日亲美者,在抗日战争中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投降派,多次鼓吹对日不抵抗,不对日本侵略者宣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