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奥斯卡主办方辞职后威尔·史密斯的电影生涯还有未来么?

据多家媒体报道,威尔·史密斯在美国当地时间周五表示,自己已经从奥斯卡奖的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辞职,并将接受该行业组织对其的任何惩罚。在周日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因为颁奖嘉宾克里斯·洛克对威尔·史密斯妻子的光头开了个玩笑,后者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扇了前者一巴掌。

在一份声明中,威尔·史密斯称自己“心碎了”,并向学院、因周日事件蒙上阴影的奥斯卡提名者以及克里斯·洛克道歉,称自己“背叛了学院的信任”。

在掌掴事件发生后,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表示,这是一起“令人震惊的、创伤性的事件”,并可能会在4月18日的会议上对威尔·史密斯进行纪律处分,而且有权禁止其参加未来的奥斯卡颁奖典礼,或撤销其最新获得的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

奥斯卡奖制片人Will Packer在接受Good Morning America采访时表示,到目前为止,威尔·史密斯都还没有因袭击事件面临法律后果,尽管克里斯·洛克仍保留了起诉的权利。

全球决策情报公司Morning Consult在周五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受掌掴事件影响,威尔·史密斯的支持率已经跌至50%的历史低点,比2020年下降了30个百分点。

1995年初,靠出演迈克尔·贝(Michael Bay)执导的热门电影《绝地战警》(Bad Boys),威尔·史密斯走上了电影明星之路。在那部电影中,他展示了一个穿着无扣衬衫、沿着城市街道追逐凶残毒贩的警察形象。

1996年夏天,在罗兰·艾默里奇(Roland Emmerich)执导的《独立日》(Independence Day)中,威尔·史密斯塑造了一个狠狠打击外星人、并咆哮着说“欢迎来到地球”的角色。他因此成为了偶像人物,而该电影的票房则达到了8.2亿美元。

2002年到2008年期间,威尔·史密斯是世界上最大牌的电影明星之一,在各种类型的电影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并在全球票房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其中包括:

超级英雄剧情片,如《汉考克》(Hancock),这仍然是最卖座的原创超级英雄电影;

启示录情节片,如《我是传奇》(I Am Legend),其在2007年取得的7,700万美元首映票房在单明星电影中仍然是最高的;

和好莱坞追逐的IP系列电影相比,如《哈利·波特》(Harry Potter)、《蜘蛛侠》(Spider Man)和《加勒比海盗》(Pirates of the Caribbean),威尔·史密斯也可以算作一个IP系列。

威尔·史密斯最近的电影,比如《绝地战警:疾速追击》(Bad Boys For Life),有部分是在回顾其过去身为美国流行的“面包与杂耍”类电影的顶级塑造者的时光(他通常扮演一个正义的警察)。但在过去十年里,他似乎不再是一个巨星级IP。虽然《汉考克》在2008年夏天赚了6.24亿美元,但《七镑》(Seven Pounds)却只有1.7亿美元的全球票房——不过,可能只有威尔·史密斯才能让这样一部电影获得如此高的票房收入,毕竟这是一部关于一个男人选择在一场致命车祸中自杀的阴森电影。

2002年,威尔·史密斯拍摄了《黑衣人2》(Men in Black 2),以回应《重返荣耀》(The Legend of Bagger Vance)和《拳王阿里》(Ali)在商业上的失败。另外,他还拍了《黑衣人3》(Men in Black 3),同样也是为了回应对《汉考克》的褒贬不一,以及《七磅》在商业上令人失望的表现。

出人意料的是,这部预算超支、一再拖延的《黑衣人3》却成为了三部曲中票房表现最好的一部。它在美国国内和全球分别获得了1.79亿美元和6.23亿美元的票房,从而能够与《复仇者联盟》(The Avengers)并驾齐驱。

这种成功也定义了威尔·史密斯过去十年的职业生涯。作为“人们过去喜欢的威尔·史密斯电影的续集”的扩展和附加价值元素,他仍然值得获取高额片酬,但几乎所有其他的事情都只能掷硬币决定了。

无论是之前成功的系列电影,如《黑衣人3》、《绝地战警:疾速追击》,还是其他IP的增值部分,如《阿拉丁》(Aladdin)、《自杀小队》(Suicide Squad),威尔·史密斯都仍然是一个有力的票房号召者。此外,之前以威尔·史密斯为中心的电影在尝试拍摄没有他参与的续集时也以失败告终,如《独立日:卷土重来》(Independence Day: Resurgence)、《黑衣人:全球追缉》(Men in Black International)、《X特遣队:全员集结》(The Suicide Squad)。

在过去十年里,威尔·史密斯参演的原创或“从头开始”的电影在票房上差强人意,其中包括《重返地球》(After Earth)、《焦点》(Focus)、《附属美丽》(Collateral Beauty)、《脑震荡》(Concussion)、《双子杀手》(The Gemini Man)、《变身特工》(Spies in Disguise)、《国王理查德》(King Richard),这也是为什么有消息称他要筹备《我是传奇》的续集了。

首先是声望。在遇到性侵指控后,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作为一名电影演员的价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因为声望是他唯一的价值。虽然从21世纪初开始,凯文·史派西就不再是电影明星了,但他仍然通过《极盗车神》(Baby Driver)、《恶老板2》(Horrible Bosses 2)和《商海通牒》(Margin Call)等电影保持了一定的业内地位。可一旦失去了声望,他就一无是处了。

同样地,阿米·哈默(Armie Hammer)在好莱坞可能也完蛋了,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角色,而如今连声望价值也没有了。

除了《加勒比海盗》的续集之外,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几乎不受观众欢迎。虽然在某些情况下,蒂姆·伯顿(Tim Burton)执导的《查理与巧克力工厂》(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和《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等奇幻电影会吸引观众,但在遇到虐待配偶的指控后,约翰尼·德普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声望可言。

同样的,除了获得奥斯卡奖的、票房为1.75亿美元的《血战钢锯岭》(Hacksaw Ridge),梅尔·吉布森最近的十年充斥着质量高低不一、直接以视频点播形式(straight-to-VOD)发行的惊悚片,如《瓦尔多》(Last Looks)和《自然之力》(Force of Nature),以及在《弯刀杀戮》(Machete Kills)和《老爸当家2》(Daddys Home 2)等电影中的噱头表演。

威尔·史密斯的优势在于,他拥有巨大的票房号召力,而且最近还在商业IP系列电影中贡献了附加值。他是《自杀小队》在全球获得7.25亿美元票房的重要因素,也是《阿拉丁》的一大福音,推动其全球总票房超过了10亿美元。在最坏的情况下,他可能仍然“有资本”参与到《阿拉丁2》、《绝地战警4》,或者此类“明星+IP”的商品中。

然而,能够让威尔·史密斯拍续集的系列电影也就那么多,他最终会耗尽自己的系列电影。

这种就类似于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的情况了。当时,他在宣传《世界大战》(War of the Worlds)时的滑稽动作给自己的明星魅力留下了永久的污点:虽然并没有真正跳上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的沙发(只是在后者和激动的观众面前表演),但“跳上沙发的争议”导致了汤姆•克鲁斯的现状,即只能在《碟中谍》(Mission: Impossible)续集和类似的的动作/科幻电影中赚钱。那个曾经在《好人寥寥》(A Few Good Men)、《甜心先生》(Jerry Maguire)、《大开眼戒》(Eyes Wide Shut)甚至是《最后的武士》(The Last Samurai)等影片中大展拳脚的汤姆•克鲁斯已经不复存在。

也许,这会成为威尔·史密斯今后拍电影的新常态。尽管会有大片,但再也不会有像《国王理查王》或《焦点》这样的片子了。

威尔·史密斯受到的长期影响不会被未来几周或几个月所决定。不得不说,这次的奥斯卡掌掴事件打破了他30年精心塑造起来的平易近人、无害且永远保持的电影明星魅力。说实话,很少有演员会因为类似的事件而人们感到震惊(也许像汤姆·克鲁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成龙、汤姆·汉克斯或桑德拉·布洛克这样的演员会)。

好莱坞扼杀了自己的明星体系。其不断地试图把每个英俊的白人都变成下一个汤姆·克鲁斯,也没有费心去寻找下一个威尔·史密斯。如果这两位前明星演员发现自己的事业都有着相同的下一幕,那这将是一个苦涩的讽刺。对威尔·史密斯来说,要么其事业没有受到严重影响,但只能从事粉丝友好型的续集工作;要么其在影院和流媒体上仍然是一个动作明星,但在动作电影以外的任何事情上都失去了他的戏剧价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